四渡赤水的前前后后

严梦皋

    中共中心政治局于长征途中举行的遵义会议,完毕了“左”倾教条主义过错在全党的控制,开端确立了毛泽东在党和赤军中的领导地位,但其时并不是一切的人都信服的,毛泽东经受着反常严峻的检测。在面对着几十万国民党大军围追堵截的危殆关头,毛泽东指挥千军万马四渡赤水,把蒋介石及其“追剿”赤军的部队弄得昏头转向,终究跳出了敌军重重围住的圈子,完成了渡江北上、进军川西北的战略意图。四渡赤水之战绩是毛泽东运筹帷幄的神来之笔。诚如《长征组歌》所唱的:“敌重兵,压黔境”“四渡赤水出奇兵”“毛主席用兵真如神”。

    赤水河只要一条,怎样会渡四次呢?这正是毛泽东军事指挥出乎意料的高深。

 

 

一场难以为继的风险战争

 

    1935年1月19日,中心纵队和中心赤军总部撤出了遵义城,向北进发,预备经川南渡过长江,北上与红四方面军会集,在川西北树立根据地。

    1935年1月27日,中心赤军各部接连抵达土城区域。正午,背负中心纵队后卫使命的红五军团与尾追中心赤军的川军主力郭勋祺部交上了火。川军紧紧咬住红五军团不放,郭勋祺部还抢占了土城东南5公里处青杠坡的有利地势,截断了红五军团与红四师十一团的联络。

    1月28日下午1时左右,川敌向红五军团阵地建议轮流进攻。敌军依仗军力和兵器优势,采用小正面、多梯次、接连冲击的战术,步步进逼,妄图不坚定红五军团阵地。尽管红三军团和红一军团一部也投入了战争,但是赤军阵地仍是危如累卵。在前沿指挥作战的毛泽东得到切当情报,敌军不是本来估量的4个团,而是6个团,并且川军后续部队的两个旅已敏捷声援上来,坐落旺隆场的川军两个旅也从侧背进犯中心赤军。

    面对此情,毛泽东意识到这是一场难以为继的风险战争,不能再打下去了,便在火线上建议紧迫招集政治局主要领导开会。会上,毛泽东提出,赤军有必要当即中止战争,撤出战场。作战部队与中心纵队敏捷轻装,从土城渡过赤水河西进,以打乱敌人尾追方案,变被动为主动。政治局领导同志一起拥护毛泽东的建议,并按他提出的定见进行如下分工:朱德、刘伯承仍留在前哨和他一道指挥部队,而周恩来担任在第二天天亮前在赤水河上架好浮桥,陈云担任安顿伤员和处理军委纵队的粗笨物资。

    赤水河是川黔滇接壤区域的一条重要水道,是长江的一条支流,源出云贵高原乌蒙山区的镇雄县,经贵州赤水县,在四川合江县汇入长江,全长420公里。流经土城这一带的赤水河,河面窄处一二百米,宽处三四百米,水深十余米。河道弯曲弯曲,水流飞跃湍急,滩多浪大,是川黔滇三省交通的一道天然屏障。所幸的是正值寒冬枯水期,河水不深,河面安静,在夏日汛期要一夜之间在这条横冲直撞的河上架起能渡过3万多人的浮桥,困难程度是无法幻想的。

    这是一个万分严重的夜晚。周恩来亲身带领作战顾问和有经历的工兵干部到赤水河畔勘测架桥点。最终,选定在土城西南不远的一处河滩架起浮桥。周恩来规则了完成使命的时间,指令各部队工兵连当即向土城居民购买各种架桥器件,收集船舶,他自己则在架桥现场亲身指挥。工兵们把收集到的盐估客用以运盐的十几只大木船在河中沉锚固定,然后用毛竹将船连接起来,再在船上铺上了门板。黎明时分,赤水河上的浮桥架起成功。

    就在周恩来指挥工兵部队严重架起浮桥的一起,朱总司令又指挥部队在浑溪渡头夺得了敌人的一座浮桥。这两座浮桥的架成和攫取,确保了中心赤军中路纵队和左路纵队及时地顺畅渡河。右路纵队红一军团前卫五团二营在猿猴场(今元厚)渡河,通过激战,强渡成功,为右路纵队渡河打开了通路。

    陈云也严重详尽地投入了作业。他带领卫生、供应部分的同志,舍生忘死地从阵地上抢运下悉数伤员,逐一进行安顿。在他的催促下,赤军把粗笨物资悉数投入赤水河,使部队减轻了担负。清晨4点,他向毛泽东报告了部队轻装渡河的预备状况。

    1月29日清晨3时,朱德发布了中心赤军西渡赤水的指令。中心赤军除留少量部队持续阻击川军外,其他各路纵队于黎明前开端西渡赤水河,晌午前,3万余赤军悉数渡到赤水河西岸,这便是闻名的“四渡赤水”中的“一渡赤水”。

    赤军严格执行“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在向船主们作价付款后,随行将浮桥焚毁。当一支川军追到了河滨,只见赤水河河面上漂满了木板的碎片,而赤军却不知去向,只得无功而返。

 

 

占据叙永县城失利

 

    中心赤军渡过赤水河,分左右两路,进入了川南古蔺、叙永县境,预备从宜宾上游渡长江北进。假如从古蔺北渡长江,就有必要先占据

叙永城是川南重镇,处在从贵州西进四川和云南的交通要道上。一条小河穿城而过,河上有两座石桥。县城的城墙非常巩固,早在中心赤军刚刚抵达黔北的时分,叙永县县长就强行把郊外的一千多幢民房悉数拆除了,然后沿着城墙挖了壕沟修了碉堡。在中心赤军向叙永接近的时分,在这儿防卫的是川军教导师榜首旅的一个团和第二旅的两个连,还有县民团的5个“义勇”大队。

    2月1日,红一军团二师受命向叙永县城建议进犯。进犯叙永城的战争进行得极端艰苦。赤军官兵分红多个战争小组,在火力的保护下架起云梯强行登城,守城的川军和民团用强烈的火力,以及马刀、刺刀、钩镰枪、石灰罐拼死反抗。赤军尽管屡次强攻,叙永县城仍旧没有被攻破。

    这时,川南“剿匪”总指挥潘文华现已判别出中心赤军的意图是从叙永北渡长江,所以当即改动布置,指令川军的8个旅和1个保镳大队直扑叙永。与此一起,一向亲近凝视赤军踪影的蒋介石见中心赤军即将北渡长江,便当即调整了战争序列,以黔军、滇军各部队和中心军薛岳部一起组成“追剿”军第二路军,由云南省政府主席、第十三路军总指挥龙云为总司令,薛岳为前敌总指挥,率13个师加4个旅,分为四路纵队,短促向川南区域推动。

    2月3日正值新年期间,中心纵队抵达古蔺县城边上的一个偏远山村—石厢子。由于是新年,中心纵队和各军团担任民运以及筹粮的干部们四处奔走,妄图尽全部可能让官兵能吃上一顿饱饭,有些部队现已饿了两天了。

    2月4日,在叙永县城久攻不下和川军声援部队不断抵达的状况下,毛泽东和中革军委作出了新的决议:抛弃在叙永一带北进的方案,向云南东北部搬运。

    土城战争的失利和北渡长江的方案夭亡,令赤军官兵再度苍茫起来,这是中心赤军面对的又一个危殆时间。毛泽东常说,人贵有自知之明。行进在苍茫风雪里的毛泽东心境很沉重。他不可能不知道,土城战争的失利必会引起部队官兵的谈论和不满。这是他重掌兵权后指挥的榜首场战争,战争指挥的确存在着问题:北渡长江的妄图没有荫蔽好,打的是赤军不拿手的阵地攻坚战。而现在更重要的问题是,中心赤军一直没有脱节被国民党军“追剿”的局势。他重复思量,在江西指挥赤军反榜首、第二、第三甚至第四次“围歼”战争之所以可以获得战争成功,那是运用了机动灵活、行踪不定、动作忽然、出乎意料、在运动中消除敌人的战略战术。想到这儿,他知道往后该怎样做了,还应是老一套—“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走”,绝不跟敌人硬拼。总结了青杠坡沉痛的经验,他恍然大悟,又充满了决心,心境也轻松了许多。是啊,毛泽东毕竟是毛泽东。毛泽东可不是李德,分明看到敌人已张开了口袋还要硬往里钻。已然叙永县城久攻不下,敌情又发生了急剧改变,渡江方案已不能完成,那就暂缓执行渡江方案。2月7日,毛泽东指令各部敏捷脱离川敌,向川滇边的扎西(今威信)区域会集,改在川滇黔三省接壤的区域机动作战。扎西区域在云南群峰迭起的乌蒙山中,这一带敌人的军力空无,所以赤军到这儿集结。2月9日,中心纵队和中心赤军总部抵达扎西县城。

    当中心赤军集结扎西时,蒋介石从进驻重庆委员长行营顾问团主任贺国光和“追剿”部队前敌总指挥薛岳那里得到情报,得悉中共不久前在贵州遵义举行了重要会议,毛泽东已获全权指挥赤军的举动。与毛泽东屡次交手、深知毛泽东凶猛的蒋介石一听这音讯便紧闭眉头,说道:“怪不得近来共军滚动那么神速,本来是他在指挥。”身边的高参急忙宽慰道:“毛泽东接手的是共产党的烂摊子,充其量也只要3万人马,已是走投无路,他还能嬉闹得怎样啊?”蒋介石摆摆手说:“那时在江西也仅仅3万人,被他闹翻了天。这3万人在他手里但是后患无穷!”

    蒋介石不敢稍有慢待,敏捷调整了围歼赤军的作战布置,令云南军阀龙云、中心军薛岳当即集结11个师4个旅的军力,聚集于滇黔边境,与川军潘文华部聚合在一起,妄图将赤军围住于长江以南、横江以东、乌江以北和以西区域,“聚而歼之”。

    针对蒋介石的布置,中革军委在扎西举行扩展军事会议。气候很坏,阴冷而湿润,赤军将领们围着火盆,吃着烤红薯谈论战略政策问题。毛泽东在会上剖析了当时的局势,已然敌人的主力大部已被赤军吸引到川黔边境,黔北军力呈现空无,敌变我变,他胸中有数嘹亮地提出了“回师东进,再渡赤水,重占遵义”的十二字战略政策。中革军委采用了毛泽东提出的这一政策。

    为便于接连作战,中心赤军在扎西进行了缩编,除红一军团外,各军团均取消了师一级的编制。红一军团编为2个师6个团;红三军团由3个师缩编成4个团;红五军团和红九军团各缩编成3个团,由军团部直接指挥。干部层层下放,充分底层战争单位,这样就进一步提高了部队的战争力。

    长征开端时,赤军带着“坛坛罐罐”大搬迁,严重影响部队的行军和交兵。前一阶段尽管已进行了一些轻装,但仍不完全,像那台爱克斯光机足有七八百斤,装在一个大木箱里,需求8个身强力壮的兵士才干抬起来,几回轻装,总卫生部部长贺诚硬是不同意将它丢掉。这次毛泽东下决心进一步轻装,坚决要求甩掉一切的粗笨物资,这台最名贵的也是赤军仅有的一台爱克斯光机也就不得不被掩埋在一户名叫杨保和的贫苦人家的屋后。


相关链接
E_mail:yanhcq@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