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系天山未穷期(上)—杨勇将军戍疆片段

屈全绳

杨勇将军百年诞辰那天,我是在思念他的戍疆生计中度过的。往事穿过悠悠年月,他从时光隧道深处迎面走来,明晰仍旧,鲜活如初。

1958年冬季,我在露天电影中榜首次看到杨勇大将。电影内容是杨勇司令员带领志愿军最终一批官兵凯旋回国,周恩来总理同首都几十万大众在北京火车站迎候,其局面之恢宏,官兵之轩昂,气氛之火热,令人至今难以忘怀。

    那是一个崇尚英豪、热情涌动的时代。电影在校园大操场放映,素日空阔的黄土地上,挤满了方 圆十几里赶来看电影的同乡。尽管朔风把酷寒灌进观众的周身毛孔,但“最心爱的人”招引了师生和同乡们,银幕前一向未见有人喧闹走动。教师安排座谈观后感触时,同学们为志愿军的英豪事迹所感染,力争上游地表达对黄继光、邱少云、罗盛教的无比敬仰,交口称颂杨勇将军的威武形象。从此,杨勇将军

便成为我这个初中学生心中的偶像。

1973年2月,我随新疆军区榜首副司令员徐国贤在京西宾馆参与全国陆地边防会议,与沈阳军区副司令员杨勇同住一层楼上。那时杨勇被免除拘押不久,刚刚从头作业。由于右腿骨折过,走路很慢,有时候还得靠拐杖助力。徐国贤是抗美援朝时期杨勇麾下的军长,俩人过从甚密,劫后重逢,一言难尽,都为互相大难不死而幸亏。迟早在走廊漫步时,两位首长或是停步细语,或是缓步默声,有时候还去对方房间闭门攀谈。我和杨勇将军的秘书赵德路都看到,首长们有几回攀谈往后,或许是心绪不太好,目光里隐藏着无法粉饰的郁闷,脸上的表情也显得冷峻凝重。一天晚上,徐国贤从杨勇房间出来,绷着脸喃喃自语地说:“苏联大军压境,林彪阴魂不散,周总理日夜操劳,再乱下去,怕是连总理都要累倒了啊!”听着首长忧心忡忡的口气,我对党和国家的出路命运也多了一层忧虑。

过了几天,会议代表从毛家湾林彪豪宅观赏回来,两位老将军更是愤愤不已。杨勇用拐杖戳着地板说:“毛主席讲,庆父不死,鲁难未已。现在庆父死了,全国也不平和啊!”

徐国贤狠狠掐灭手中焚烧的烟蒂,应声说道:“曩昔常讲树倒猢狲散,现在看来猢狲是不甘心拆伙的,说不定还会再找大树爬上去!”

杨勇止住脚步,紧紧盯着徐国贤说:“老徐,你这话但是提到了要害之处啊!”

听着两位首长的攀谈,我和赵德路觉得他们忧国忧民的心结很重。杨勇尽管年届华甲,身上没有了旧日威武的神姿,但两道剑眉下的目光,仍然透彻尖锐。

过了一些日子我才传闻,会议期间首长们现已知道周总理身患沉痾,也知道邓小平从江西回到北京。杨勇和徐国贤每次攀谈时,忧虑的是周总理病情恶化,着急的是邓小平迟迟不见出面。在那个时代里,老将们沉重焦虑的心境,也只能在交头接耳中彼此倾吐。

令我意想不到的是,三个多月后北京传来福音,杨勇被任命为新疆军区司令员、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第二书记。

尔后四年多,杨勇以“愿将此身长报国,何老生入玉门关”的气魄,统领二十万大军,仰观俯察,预备交兵,在新疆书写出强军固边、安民固土的光芒华章。

 

氧气都吃不饱的神仙湾哨所,在杨勇心里打上了很深的痕迹

 

坐落喀喇昆仑山上的神仙湾哨所,是杨勇脱离新疆后一向想念的边防连队。神仙湾哨所几代官兵缺氧不缺精力、喫苦不怕艰苦的气魄和面貌让杨勇看到平和时代的武士,相同需求战争时代的献身和贡献。

杨勇对神仙湾哨所的了解,是从叶剑英在全国陆地边防会议上的说话开端的。叶帅那天的说话事前预备了稿子,可落座后并没有看稿子,而是进步嗓门向会场提问:“神仙湾哨所的代表来了没有?”

会场寂静了顷刻,阿里军分区谢德忠司令员和陆军6师蔚福恭师长简直一同站起来答复:“神仙湾哨所没有来代表!”叶帅向主席台左右扫了一眼,看无人吱声,正想接着讲,只见蔚福恭又大声陈述:“神仙湾哨所现在由6师17团3连守防,眼下大雪封山,要到5月中旬才干通车。干部兵士让咱们向军委首长表明:海拔再高,氧气再少,神仙湾的红旗永久不会倒!他们便是爬着巡查,也不让一寸边境线失控。”蔚福恭是个老昆仑,讲着讲着动了爱情,提到最终连声响都变了调。

主席台上的人都直起身子倾听,会场上许多代表也侧过头听,咱们都被蔚福恭陈述的话感染了。

叶帅摘下眼镜,用面前的小方巾擦了擦眼镜说:“神仙湾哨所是全世界海拔最高的边防哨所,终年冰封雪锁,守卡官兵连氧气都吃不饱,身患多种高原疾病,但建卡以来没有一个人提早下山。他们用芳华和生命作价值守边防,军委总部、新疆军区、南疆军区要关怀他们的疾苦,协助他们处理实际困难,让官兵有健康的身体守边防,有健康的身体成婚、生育、赡养父母!”说完,他请蔚福恭师长一定要传达军委领导同志对神仙湾哨所和高原边防部队的问好。蔚福恭的答复,叶帅的说话,同与会人员的掌声在礼堂回响,咱们的心里暖洋洋的。

当天晚上放电影,仍是那几部样板戏,徐国贤没有去看。他招集参与会议的军区作战部王恩庆副部长和其他同志开会,研讨执行叶帅指示的具体定见,想抓住时机,恳求军委和三总部为高原边防部队处理几个实际问题。

一张大比例尺地图铺在地毯上。开会的同志还未讲话,总参作战部部长王扶之叩门而进。王扶之刚刚坐下,杨勇接二连三。杨勇笑着说:“我是不请自到,咱们莫要讨嫌,期望‘王夫子’多透点参考消息。”他成心把“王扶之”说成“王夫子”。

开会的同志不等徐国贤发话,都知趣地从客厅出去了。徐国贤夫人常翠云同王扶之是陕北老乡,徐国贤同王扶之很熟悉,便戏弄着说:“老陕部长驾到,不知有何见教?”

王扶之笑了笑说:“无事不登三宝殿!刚从叶帅那儿出来。”话还没说完,忙从徐国贤手里接过烟点着,又深深吸了一口,这才慢吞吞地说:“上一年八九月,新疆军区钟光国副参谋长和总参作战部的同志到昆仑山勘测,回来写了个查询陈述,专门讲了高原边防部队的困难,叶帅看了很注重。今日开大会前,叶帅在小会议室对国务院有关部委和三总部的领导同志,讲了高原边防部队的建造问题。叶帅讲,边防不刚强国家不安宁,国家再困难也要把边防建造搞上去,不用要吃的苦就不要让兵士吃。神仙湾那里天上无飞鸟,地上不长草,四季穿棉袄,氧气吃不饱。这个大环境现在改动不了,要在改动小环境上想办法。叶帅要求总部和军区赶快拿出定见上报军委,我先来通风报信,叶帅还或许找你们几位司令官座谈。”说完,他同杨勇和徐国贤握手道别,忙着处理急事去了。

送走王扶之,杨勇问徐国贤:“1962年那一仗你是西线的前指司令官,10年曩昔了,如同改变不大啊!”

“交通、食宿条件有改进,有线电话没架通,氧气仍是那么多,高原病也没有削减,肺水肿、脑水肿医治不及时,只能眼睁睁地看着

兵士献身!提到底,仍是国家穷,哨所连个小型制氧机都装备不上,怎么能不死人呢?关键时刻,一袋氧气就能救一条命呀!”徐国贤没有再说下去,暗示坐在外间的王恩庆副部长过来,向杨勇作具体介绍。

王恩庆是战区有名的边防通,差不多每年都要去高原边防部队作查询。进门后指着摊开的地图说:“叶帅讲的神仙湾哨所,海拔5380多米,坐落喀喇昆仑山西北部的崇山峻岭之中,守防的当地是永冻层上的生命禁区。一年到头天上寒云环绕,地上冰雪掩盖,空气中的氧含量缺乏海平面的一半。其高、寒、险、苦可谓世界榜首。兵士在哨所待上几年下来,连说话都不大利索,如同脑子少了根弦。我屡次上山,老问题老处理不了。上一年地理点哨所的连长对我说,王部长,你不要再来了,来不来都是这些问题,你何须跑来跑去的白喫苦呢?我其时眼泪都出来了,说心里话真是对不住他们!”

杨勇不等王恩庆持续讲,狠狠拍着沙发说:“氧气都吃不饱,脑子肯定会受损害。不要说十七八岁的兵士,便是把铁人放到那里,也会冻成冰疙瘩!你看看毛家湾那个黑窝子,林彪一伙纸醉金迷浪费外汇,邱会作身为总后勤部长,只知道拍林彪、叶群的马屁,哪里管兵士吃不吃氧气,这些账应该好好清算!现在林彪倒台了,高原边防部队的问题再不处理就说不曩昔了。咱们不能由于空气稀薄,眼睁睁看着兵士变成傻子呀!老徐,叶帅座谈时咱们一同呼吁!”

“他们满脑子篡党夺权,哪里想到兵士连氧气也吃不饱!”徐国贤也气地说。

听了王扶之部长转达的叶帅的说话和杨勇、徐国贤两位首长的观念,我更觉得部队的确被林彪一伙“左撇子”害苦了。细心想来,一个连日子保证都搞不好的戎行,哪里能有耐久的士气和战斗力?完全是掩耳盗铃!

神仙湾哨所及其以南、以西的十几个哨所,有几个我半年前跟从钟光国副参谋长去过,我因途中患肺水肿还差点当了勇士。其时感觉到,那里哨所环境的艰苦程度和生计的困难程度远比王恩庆说的要严峻。哨所沿边没有横向公路,巡查执勤全赖步行跋山涉水。四季天寒地冻,官兵终年不能洗澡。半年大雪封山,家信隔年才干收到。最让官兵伤神的是大雪封山、交通中断后,无法与家人、目标联络,许多心里话要在肚子里憋大半年。咱们到的每个哨所,都发生过因通讯不畅导致目标告吹或移情别恋的悲惨剧。在5243哨所,有个1米8的大个子兵士自我解嘲地说:“我是个多情汉子,均匀一星期给目标写一封信,可大雪一封山,写的信再多也发不出去啊!成果仍是吹了,信誓旦旦的‘永久牌’变成了各奔东西的‘飞鸽牌’。不过信总算没有白写,钢笔字比曩昔长进了,爱情与爱国的联络也弄理解了。”

连长接过大个子兵的话说:“现在咱们想理解了,天涯何处无芳草!守卡子几年里不谈目标也好,省得牵肠子挂肚子,复员后再找也不迟。这不,我成婚三年了也没敢要孩子。不是不想要,是不敢要。医师说,守卡子期间咱们许多人有高原病,身体元气不康复,要的孩子有或许是个傻瓜蛋。我媳妇本来哭着闹着要怀孩子,后来听医师一讲,蔫了,谁乐意生个傻瓜呀!”

小伙子和连长是笑着说的,可我一向笑不出来,我心中充满了难言的酸楚和忠实的敬重!咱们的高原官兵,不仅用透支身体健康、透支个人利益护卫边防,还用献身亲情、献身爱情护卫边防。那里的每一个官兵都是忠实的化身,那里的每一寸疆土都融入忠实的精力!

叶帅说话后,杨勇同我的攀谈逐渐多了起来。他得知我前一年9月去过阿里防区和天空防区,还两次自动找我,问询高原缺氧的感触和大雪封山后部队的状况。我把亲眼所见、亲耳所闻的状况向他照实陈述,原汁原味,不加任何粉饰。杨勇总是耐性听完,从未打断我的答复。有一天我告知老首长,哨所没有多少文化娱乐,兵士们就自己编笑话、编段子自娱自乐,兵士写的诗也很幽默。神仙湾哨一切几个兵士喜爱写诗,有些诗句豪气十足。有一首诗说:“神仙湾上摆诗台,李白杜甫不敢来。李白杜甫若敢来,管叫他俩输下台。”


相关链接
E_mail:yanhcq@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