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勋的升官途径

张晓波

 

张勋(1854年12月14日—1923年9月11日),乳名顺生者,字少轩、绍轩,号松寿白叟,溥仪赐谥号忠武,江西省奉新县人。

八岁,其祖父张坤一蒙太平天国之难,其母亦所以年暴病而死。张勋自述《松寿白叟自叙》,特表其祖父之节行,颇可观:

辛酉年,八岁,适粤寇(指太平军)躏县境,村夫四窜。先父王昆一公独不行,陷贼,贼逼指富室名,不告,临以刃,则詈之,因遇害。

《松寿白叟自叙》,是张勋晚年隐居天津松寿居,于1922年,应族员之邀而写的自叙传。其文文辞精约,不重叙事,唯叙张勋官职、经历及儿女状况。此处,特叙其祖之忠义节烈,或为自我期许。民国之后,太平天国起义,已为革新党正名,政治上的点评与晚清截然相反,张勋仍书之为“贼”,以王朝价值观论定起义者为反贼,既有切身家仇,更有遗民国恨。

张勋十一岁,其父张衍任病殁。同年,张衍任遗腹子系球生。孤儿寡母,家境困顿不堪。年十四,继母温氏亦病殁。张勋与其弟系球相依为命,茕茕孑立,孓然一身。据《奉新文史材料第二辑·张勋史料》中多篇族员、相关人士的回想性文章来看,张勋在此段时刻失学、失养,靠在田间捉鱼摸虾为生。

年十五,经一位熊姓作头(长工头)的介绍,张勋受雇翰林许振祎家,先为雇工,后为其子童仆和伴读。这在张勋的经历中,是一个适当重要的关键。

许振祎,清同治二年(1863年)进士,为曾国藩学生。许振祎在曾国藩幕府共16年,历经太平天国战争的整个进程,交游广泛湘淮军系统。这是张勋后来得以进入军界的缘由。

张勋在许家充任童仆的时刻,长达十年之久。1879年,张勋二十六岁,在南昌府衙内当旗牌兵,也便是侍卫士。张勋参军,出于许家的引荐。

1883年,许振祎将张勋引荐给湖南巡抚潘更始,得六品军功,为百总(适当于连长)。这一年,张勋已年近三十。张勋在军界的资历浅,并无战功,而经许振祎引荐,即得六品军功,这一破格之举,殊非寻常。这一破格用人的行为,也足见晚清军纪之损坏,用人权操作于当地武人、督抚之手,湘淮系用人唯亲、唯私、唯裙带,全无人事查核选拔之标准。

晚清政局动乱,权利下移,给武人的非常态化上升供给了时机。袁世凯之投效淮军吴长庆部,并敏捷鼓起,与张勋之在军界发迹,可同等观之。所不同者,张勋身世卑微,无祖荫可承,袁氏祖上袁甲三,为淮军名将,在淮军系统本就根深叶茂,不需要其他人烘托,袁世凯自动承继了这些军中的人脉联络。

1884年,中法战争迸发。张勋随潘更始部开赴中法鸿沟作战,调苏元春部。张以身作则,数战有功,由百总而千总,从而都司(正四品,适当于旅长)、游击(师长),管带广武右军各营,驻守广西边防。后苏元春受架空退职赋闲,张勋亦遭斥逐。值得一提的是,日后同为民国闻名人物的陆荣廷,也出自苏元春部,并因与张勋的这段同事联络,两人坚持了毕生之友谊。

1893年,张勋经人介绍,投效毅军宋庆部。张勋与毅军的根由始于此。1894年甲午战争迸发,宋庆部消沉避战,张勋无所作为,“策据虎耳山,以扼鸭绿江,未果,订定合同成,乃西入京师”②。随后,张勋脱离毅军,投到奉旨正在组成新防军的岑春煊名下,并统领新防军。岑春煊以甲午战事赴援山东,山东巡抚李秉衡竭力排挤新防军,新防军遂闭幕,张勋的差事再次失利。同年,淮军老将、毅军的领袖人物姜桂题将张勋介绍给了在小站练兵的袁世凯,袁委以头号前锋官一职。这是又一次关键,张勋在北洋系统中的元老位置,由此确认。1900年庚子事故之前,张勋之军职,由任新建陆军工程营管带(营长)、行营中军(督练处总务长),1899年升至总兵。

新建陆军在晚清,替代八旗、绿营以及湘淮系,一跃而成为国家武力之根底,这是清廷应对军事现代化而不得不做出的回应。新建陆军中,小站系尤以得到朝廷财务、人力支撑最多,编制巨大,十余年间,即成为北方我国最为中心的军事力量。这个军事系统在辛亥年革新后获得政权,一跃而成为掩盖北我国的军政系统。

1913年南北一战,北洋系实力跳过长江,除西南几省之外,我国大部分省的督军、省长,简直都出自北洋。张勋处北洋这一不断上升的系统中,其个人之获升官,一如段祺瑞、冯国璋、王世珍、徐世昌等敏捷上升,水到渠成。

1901年,荣禄保荐张勋为副将(适当于今天的军长),以提督总兵记名,赏壮勇巴图鲁。所谓“记名”者,官吏有功劳,交吏部或军机处记名,以备提高。也便是说,张勋在次年,已获提高为提督的资历。

是年,辛丑公约签定,帝后回鸾,袁世凯派遣张勋前往扈驾。张勋毋忝厥职,对西太后恭谨有加。后以扈驾周到,谕令“宿卫端门”。尔后,张勋的升官途径,又直接与帝室挂钩。

1910年,张勋出任总管江防各军职务,会办长江防务事宜。值得注意的是,张勋所领江防营,原为由毅军分解出来、由姜桂题所领的十个营,张勋将这十营江防营扩大到了20个营。

 

 

 

张勋在前清的升官,有湘淮军、北洋的布景,也有皇室的器重。以童仆身世,十余年间,在军界一路上升,获皇室之恩眷再四。由百总而封疆,这种升官,不合于惯例化人才上升方式,在晚清动乱之际,大异常情。张勋身份的复杂性,使得张勋的行为方法、政治理念,在民初自成一体。以北洋论,张勋虽与段祺瑞、冯国璋称兄道弟,但终究是北洋外围之人物。因受清室提拔,张勋对皇室之情感,非同一般。由此,也就决议了张勋在袁世凯年代,成为缝隙中人。

1911年辛亥革新起,张勋率部与新军在南京作战。

“八月乱作(辛亥革新),讨救武昌未允,而姑苏从乱,其时总督将军方与勋筹战守,而全城文武,怵于党焰,欲有以说勋。勋直斥之曰:诸公今天吾同官,明日苟建白旗者,吾即以贼视之。众悚但是散,夜悉遁去。来日第九镇叛,蹙之雨花台,杀伤殆尽。”③

后以民军大聚,张勋粮援不继,退屯徐州。逊位诏下,袁世凯遣使劳问,并询张勋定见,勋答曰:“袁公之知不行负,君臣之义不能忘。袁公不负朝廷,勋安敢负袁公?”④。

旧年代的小人物张勋,之所以能在晚清二十余年间在军界青云直上,走的不是承平之日的惯例上升途径,而是非惯例道路。张勋入湘军而为百总、经人引介而入新建陆军、扈驾而为西太后欣赏,这些失常要素,对晚清来说,正说明晰国政日渐荒殆,而对张勋个人来说,没有清王朝“皇恩浩荡”,岂有个人之青云直上、青云直上?

不难想见,张勋出自社会基层,关于本来遥不行及之皇室,其崇拜心思,更甚于官僚阶级。辛亥革新推翻了清王朝,对张勋来说,这一成果能被承受的条件,是清帝下诏自动退位。袁世凯虽则成了中华民国大总统,但袁自己,也相应地按照退位条件,承当了清廷的护卫者的人物,这是张勋所谓“袁公不负朝廷,勋安敢负袁公”。反过来说,袁世凯假如有负朝廷,则张勋亦可负袁世凯。

 

 

 

咱们从张勋入民国之后的派头,也能够看出张勋自己关于皇权及其政治系统的崇拜。一位徐州的大众,如是目击了张勋在徐州的气度,“(张勋)官场气十足,局面极大,每当外出,即使是大白天,街上的商铺均得上门闭户,中止经营,隔绝交通,制止任何行人。他的辫子军前呼后拥,鸣锣开道;警卫人员,荷枪实弹,如临大敌。每五步一岗,兵士亦须面对外提枪,子弹上膛,作备放之势。张勋出辕门时,放炮九响,前边是对子马,双排炮一连人。骑兵后跟步卒一连,步卒后顶马官撑大红伞,伞后八位轿夫抬着大轿(名八抬轿)。张勋端坐轿内,如同一尊活菩萨,头带花翎帽,帽子上镶避尘珠一颗,背面拖着大辫子,身穿长袍马褂,脚穿长统皂靴,颈系一串所谓的朝珠,其时我很小,躲在门缝中偷看过屡次,真是气势汹汹,不行一世。”⑤张勋的这套局面,乃是前清督抚、将军出巡之气度。

有志于复辟,而不得时机,这是民初的复辟派与张勋一起的窘境。在1912—1916年袁世凯当政年代,袁世凯以军事强力,有效地操控了国家机器,而且一度(1914—1915年)相对成功地整合了民初的割裂状况。明显,在铁板一块的袁世凯年代,复辟难以找到缝隙,但随着洪宪帝制的失利以及袁世凯死去,时机来临了。

 

 

 

张勋是民国初年适当独特的人物,一切的“奇”,归根到底,在一个词—“反潮流”。张勋以及定武军,在民国之后,仍旧保存前清的发辫和装具,特征适当明显。张勋自己,长辫拖地,长袍加身,顶戴花翎,俨然前清督抚的姿势。非但自己如此,其麾下“全体官兵依然拖着大辫子,穿戴清朝式的黄色号衣,袖口镶着三道红边,脚穿黑色皂鞋”⑥。从形制上来看,定武军仍像是前清的戎行。

发辫与服饰,仅仅是表象,还不足以引人注意。假如没有1917年的丁巳复辟,作为北洋边际武力的定武军,终究的前史,或许亦将如倪嗣冲的安武军相同,在军阀纷争中云消雾散。

公元1917年,中华民国六年。或许,在驻守徐州的定武军领袖、长江巡阅使张勋看来,应当是宣统九年。张勋及定武军入民国之后,受人注目,不只因其军事力量,更因其行为与思维特征。张勋之“怪”,集中了两种符号化的内容,“鲁莽的武夫”与“愚蠢的怪人”。“鲁莽的武夫”,与丁巳复辟相关,而“愚蠢的怪人”,则是对其思维与行为方法的定见。

袁世凯继任暂时大总统后,曾令张勋剪去辫子,张勋答以“可死不行从”⑦。张勋自己的辫子,至死保存。辫子是清朝遗物,政治意味显而易见,不只是忠于前朝,更有对立“新朝”之意。民国肇造,断发令下,叫好者众,但怅惘、对立剪辫者,也不在少数。辫子“维系着家家户户同王朝和传统之间的一种前史联络,因而,剪辫断发不啻是一种严厉的政治挑选了”⑧,甚至有兵士,秘存剪下的辫子,以避祸福。

张勋留发辫的行为,无疑是正面抵抗民国。不过,张勋的“愚忠”,也未必全然不得对立派的怜惜。1917年丁巳复辟失利之后,孙中山致书广西督军陆荣廷,称“张勋强求复逆,亦属愚忠,叛国之罪当诛,恋主之情可悯。文关于真复辟者,虽认为敌,未尝不敬也”。孙书并痛批在丁巳复辟中起兵讨逆的段祺瑞为“以伪共和易真复辟”⑨。

张勋身后,曾参加辛亥年江西独立的欧阳武在挽张勋联中称:“戴发效孤忠,无言不仇,无德不报;丹心照千古,其生也荣,其死也哀。”⑩即便是在政见不好的对立派眼中,张勋“戴发”,效忠故主,诚然是“吾道一以贯之”的政治品质。


相关链接
E_mail:yanhcq@126.com